娱乐正文

【母亲节征文】我的母亲:一位来自穷山沟的农村姑娘

【母亲节征文】我的母亲:一位来自穷山沟的农村姑娘


在河北省一个偏僻贫穷的山沟沟里,有一户贫穷的人家,这家的3女儿生得俊俏,家人都叫她小妮。那里是棉花产地,小妮干活是把好手,采棉花是全村最快的。平时在家织布,天天织到天黑。是那种手工的粗布,很厚,宛如铜板那么厚的布。在小妮的记忆中,从小到大,从来没有吃过一顿饱饭,每天端起可以照到人脸的稀饭,她都在想:什么时候我可以吃到满满一大碗的干饭?吃满满一大碗的干饭,是小妮那时最大的人生愿望。也许是小妮长得俊俏,所以说上邻村一个有出息的男人。其实,在穷山沟沟里所谓的有出息不过是进了城,在一个小城镇里干最下等的活而已。这个男人自以为进了城,就身价百倍,对小妮开始挑剔。那时农村唯一的娱乐就是打纸牌,据说类似麻将,不过是纸制成,价格低廉,小妮也偶尔去看打纸牌,因为她心灵,会算牌,所以偶尔打牌娱乐一下,也显出她的智慧。再说那个男人,自从进了城,就瞧不上农村姑娘,所以以小妮打过牌为由,提出退婚。这是一个可笑的理由,人人都知道,是这个男人进了城,眼光高了,不可能再找农村姑娘了,只不过需要找个借口罢了。退婚,在一个封闭的穷山沟沟,是一件让姑娘抬不起头的事情,甚至可以影响她的一生。晴天霹雳,原以为找了一个出息男人,没想到竟然轻易遭到遗弃。

村里人谁也没有想到,不久一支解放军的队伍开到这个村庄,小妮开始了新的人生。这支队伍在村庄招兵,条件要求也挺高:招的女兵必须年轻漂亮。如果这时的小妮没有被退婚,她不可能走进征兵处。现在,她已经没了婆家,在家只能被指指点点,所以,小妮毅然来到征兵处。18岁的小妮如愿以偿,终于穿上军装,并给自己取了名字:小琴。这一年是1946年。

1946年,是解放军蒸蒸日上的年代,夺取全国的胜利已大势所趋,曙光近在眼前。解放军这时招女兵,为的是给戎马一生的军队中层、高层领导解决配偶问题,就这样,18岁的小琴嫁给了28岁的琪。

28岁的琪是参加过8年抗战的领导,在军队中骑战马,吃小灶。那时,在解放军中能够骑马和有专人作小灶,就是相当一个级别的领导。琪很爱小琴,处处依着她,宠着她。小琴开始了无忧无虑的生活,天天可以吃到满满一碗的干饭。之后,有了几个孩子,孩子们也在优越的环境下一天天长大。1955年9月,解放军进入正规化现代化建设,开始实行军衔制,像小琴这样的女兵大批复员。1956年,小琴也脱下军装,回家做了专职太太。

小琴是个孝顺女孩,进城后,把老母亲接到城里。之后老人觉得生活不习惯,又回到农村。小琴就到河北农村看望老母亲和亲人。如今的小琴可谓衣锦还乡,乡亲们不可能还叫她小妮,都称她为“团长太太”。小琴不仅给老母亲买各种农村人认为的奢侈品,她的哥哥弟弟盖房子向她求援,她也给与资助。

这就是我妈妈和爸爸的故事。一个被退婚的农村姑娘,竟然有如此的人生。真是祸兮福所倚。

妈妈活到62岁与世长辞。我永远忘不了妈妈在医院时,身在重病室妈妈对我说,“我想回家。”

在医院重病室怎么能回家呢?妈妈知道那时的她已经走到人生的尽头,她唯一的心愿就是想回家。我为难了,但是我不想劝妈妈,我想帮助妈妈完成这一最后的心愿,我对妈妈说:

“妈妈,我帮你回家,但是你回家后一定马上回医院来啊。”

“……”躺在病床上的妈妈没有说话。

“妈妈,你一定要答应我,回家看看后,就回医院。”我再次强调。

妈妈点点头。于是,我开始了一个大胆的行动,向干休所要了车,然后和司机一起把妈妈拉回家。妈妈已经无法行动,我又从家中搬来躺椅,在干休所司机的帮助下,把妈妈抬到躺椅上,又抬到家中。

妈妈到家后,爸爸颤颤巍巍地走过来,口中喊着“老杨。”然后上前,弯下腰,用手抚摸着妈妈的手。这是我妈妈和爸爸34年婚姻生活的最后一次握手,是爸爸妈妈的人生诀别。妈妈进家后,竟然一直没有睁开眼,一直闭着眼。是啊,这个家她太熟悉了,她只想感受这个家的气氛。

几分钟后,我弯腰轻声问妈妈,“妈妈,我们回医院吧。”这时我已经预感到医院已经翻了天。妈妈点点头。我们又用躺椅把妈妈送到车上。到了医院后,护士们都惊叫起来,“天啊,终于回来了!你妈妈是重病人,竟然失踪了,吓死我们了,我们都上报医务处了。”

几天后,妈妈走了。永远地走了。妈妈的一生是无悔的,是让村子里的人羡慕的人生。因为她遇到了我爸爸。当年退婚的那个农村男人怎可和我爸爸相比?是燕雀与鸿鹄之别。一个整天为柴米油盐斤斤计较,一个在为民族利益浴血奋战,横刀跃马。在我的人生中,爸爸给了我最可宝贵的品质:正直、勇往直前、百折不挠、真诚善良,让我一生受益。这笔精神财富胜过金山银山。我的一生从来以我有这样父亲而自豪!我真不敢想象,如果我有那个进了城就退婚的男人为爸爸,一个整天为讨生活而发愁的龌龊男人为爸爸,我的人生会是什么样?!

我妈妈年轻时的故事是我到澳洲后才知道了,那时我妈妈已经过世好几年了。是我妹妹来澳旅游时,告诉我的。她说,原来她也不知道,是我爸爸晚年身体不好,家中需要保姆,妈妈就在河北省农村的亲戚家请来一个亲戚,她到家之后,讲了上面的故事。


相关阅读:
智能挂机 http://www.xiaoshou666.com

相关阅读